艾爾登法環 (Elden Ring) 暗線與外神劇情推測

文章為個人推測,僅供參考

下棋是只是兩個人的博弈,這樣的遊戲,乏味無趣。

馬丁是一位大師,他喜歡在同樣大小的“棋盤”上。

安排數十位棋手同台競技,共同譜寫一曲錯綜複雜的史詩故事。

交界地,也可譯為“狹間之地”。

全稱可被叫做“眾神祇領域的交界之處”。

是宇宙中眾多外神各自領域間的時空縫隙所在,

自那不可追溯的宇宙誕生之初,變成了“眾神祇領域對外輻射影響力的競技場”。

在艾爾登法環的世界中,“神祇、律法、自然規律”三位一體,

神祇超自然意識暨是律法的具象化,而律法也就是世界執行的法則,代表自然規律。

交界地誕生之初,最早的神祇意識,暨是“生命熔爐”的自然規律,

生靈萬物遵守“生老病死”與“熔爐百項”兩大自然法則,

生老病死,暨是每個生命個體的肉體與靈魂,所代表的能量經歷的從生到死,從誕生充盈到死亡消散,再到回歸自然,成為下一代新生生命的養分,也暨最為貼近“現實世界中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”。

熔爐百相,則是現實世界中“生命的基因突變”和“達爾文進化論”的映射,暨生命自行演化、突變、淘汰,形成了交界地生物的多樣性。

交界地也逐漸出現了文明,如“烏魯王朝”、“法姆亞茲拉”等。

在此後的成千上萬年以來,宇宙中的眾多神祇,也陸續不斷的降下自身的影響力,意圖染指這片交界之地,向外擴張自己的領域,即便是“神祇意識”也遵循著“生命”的最基本法則,暨“盡可能的佔有更多的資源”。

這期間既有“腐敗女神、真實之母、祖靈、風暴之神”這樣的外來神祇,

也有“石膚黑王、永恆之城稀人、祖靈之民”這樣的外星種族,

在交界之地,不斷上演著文明的興衰與變化。

並在此時,已形成了的文明統治執行規律。

“外神意識”賦予“權能律法”,

“本土神人”化身“律法容器”

“英雄強者”成為“艾爾登之王”

直到有一天,一位空前強大,同時也比之前所有外神更具野性的“外神意識”注意到這片大陸,並通過流星將下了自己的使者,自己一部分能力具象化。

祂的真名已無人知曉,或已超出了三維空間生命的理解上限,

後世信奉祂的人皆稱之為“無上意識”。

在“無上意識”降下具象干涉時,

交界之地最大的統治文明是“風暴之神”以及信奉風暴信仰的“古龍一族”,

龍王普拉頓桑克斯是當時的“艾爾登之王”,統治著天空之城文明。

無上意識的具象化“野獸”,首先“吞噬”或者說“吸收”了艾爾登的最早神祇(神祇、律法、自然規律三位一體)力量具象“熔爐百相”後,野獸演化成了“黃金樹”形象。也就是說“熔爐百相”並非黃金樹的初始形態,而是被“艾爾登野獸”吞噬後力量,艾爾登野獸化作了“黃金樹”。其實是外來神祇對本地宗教的文化入侵。

當時交界地在千萬年中陸續存在過的三大文明:

信奉最早神祇“熔爐百相”的烏魯王朝,神祇具象力量被吞噬,王朝城郭被流星砸入地底,只餘殘垣斷壁。人民深埋地下逐漸變異為“泥人”。

信奉“風暴之神”的古龍文明,神明或被驅逐或自主離開,總之離開世界,當時的“艾爾登之王”龍王普拉頓桑克斯通過“時空縫隙”之力,偏安一隅,勉強維護都城“法姆亞茲勒”不置全面崩潰,但也控制不了逐漸崩壞。

信奉“月亮與群星”神祇,由稀人一族建立的“永恆之城”文明抗爭最為激烈在第一座永恆之城,也暨現在的“無名永恆之城”被無上意識的流星之力砸毀地下後。永恆之民蟄伏於地下,繼續發展自己的文明分別建立了“永恆之城諾克史黛拉和諾克隆恩”,並不斷抗爭。(無名永恆之城是建於地上被炸毀到地底的,建築均為殘垣斷瓦。另外兩座永和之城是後建的,建築完整)

永恆之民,不但研發了“可以免疫神祇精神干涉的鏡面頭盔”等物品,也在不斷的尋找,可以擊敗殺死“無上意識”和其使徒“雙指”的強大力量,通過“液體金屬”開發“流體武器”與“銀色淚滴人造生命,意圖複製“王者”,也就是擁有足以改變時代力量的“強大英雄”,通過“空間重力”魔法的研究,開發了足以扭曲一切魔法與禱告的強大魔法“亙古黑暗”。儘管這已經達到了之前所有文明都未嘗涉足的高度,但面對強大的外來神祇“無上意識”還是遠遠不夠,一群再強大的螻蟻,仍然無法撼動神明。

也許是出於“極致的絕望”,永恆之民們終於犯下“大逆不道”之罪,他們弑殺了自己的神明(本土神人,非月亮與群星神祇),因為當神明死亡時,會從神明的軀體中誕生出足以“弑神外來神祇”的武器,也就是後來被稱為“獵殺指頭刀”。(同理神軀化劍,誕生自瑪麗卡的死亡,都是雙螺旋結構的武器,還有狩獵神奇大劍)。

洞察到這一變化的“無上意識”,終於把注意力從“建立黃金樹王朝”的計畫中,向如何毀滅這群“煩人的螻蟻”上稍稍轉移,降下來自己的又一群毀滅使者“星際蟲族-艾斯提”,這是一種擁有使用重力和召喚流星能力的外星異形。而且並非一隻,而是陸續不但的投放。

儘管永恆之城的稀人,以銀色淚滴通過“龍鱗”模仿出來半成品造物“龍人士兵”進行抵擋,但還是阻止不了自己的地下文明逐漸被毀滅殆盡,日漸消亡,獵殺指頭刀終究沒有機會弑神。

歷史的齒輪不斷運轉,時間來到近代,

殘存的永恆之民稀人們,逐漸分裂成了三派,

第一派“堅守派”,他們堅守地下城池,堅持的相信自己的神祇“月亮與星星”沒有放棄自己,終將歸來,屆時再通過“銀色淚滴”造出強大的“王者”,就可以重回強盛的時代。

第二派“流浪派”,他們修建“魔法井”重回地上,分別與地上文明種族,在寧姆格福、利耶尼亞、蓋利德混居定居。

第三派“投降派”,只有一個稀人,一個真名已失,後世稱之為“瑪麗卡或拉達岡”的稀人。她投降了“無上意識”的雙指使者,並被選中成為了

“外神意識”賦予“權能律法”,

“本土神人”化身“律法容器”

“英雄強者”成為“艾爾登之王”

這一統治體系中的“本土神人”,為“無上意志”效力建立“黃金樹文明”,進而穩固統治整個交界地大陸。當時的她貌似背叛了她的族人與國家,成為了毀滅自己文明的外來勢力的爪牙。但在她心中究竟計畫者什麼,凡人已無從得知。

因為她獲得了“瑪麗卡”的名字,她已不再是她,而是“祂”,祂成為代表“黃金樹勢力”無上意識的神明,黃金樹律法,艾爾登法環的“律法容器”。後來發生的事歷史可考,永恆女王瑪麗卡為了祂“信奉”的黃金樹,“信奉”的無上意識,可謂盡心竭力。

祂招募了能征善戰的“蠻族戰士”荷萊露賜名“葛孚雷”,與所有反對黃金樹的勢力敵對,向北討伐惡神火焰巨人,弑殺所有巨人,只留一隻最小的巨人看守“不滅大鍋”(相比於蓋利德和雪原戰死的那些泰坦級巨人的身高)。

向南一路征伐,擊敗了摩恩城的“亡國英雄”,驅逐了史東薇爾城的“風暴鷹王”,聯姻利耶尼亞的卡利亞王室。擊敗了最後一搏突擊王城的“古龍一族”,最終在“無名永恆之城”的正上方和古龍的遺骸上,建立“黃金律法王朝”。

祂對待無上意識可為“忠誠無限”,對於“無上意志的要求,”將“死亡”概念從“黃金律法”(自然規律)中剔除,從此交界地的生命能量不再“生死輪回”,而是以“歸樹”形式,回歸黃金樹樹根的延伸處,歸於“無上意識”。讓交界地成為了“無上意識”的盧恩牧場。

而後將“死亡概念”也暨“死亡盧恩權能”交給了“無上意識”派遣下來監視祂的影獸“野獸祭祀—瑪利喀斯”的黑劍中封印。為此不惜封印並剝奪了,本應是被祂第一個,且也是唯一一個不被世人所知的女兒“宵色眼眸女王”的“死亡權能”(死亡盧恩)。梅琳娜則是“宵色眼眸女王”被封印了力量後的形態,權能外表近似黑炎的“命定之死”。但梅琳娜並未怨恨瑪麗卡,仍稱祂為“母親”,也許只有這位最受信任的女兒,才知道“母親”心中真正的計畫。也許她根本就是“母親瑪麗卡”的同謀者,被委以重任,在以後以“指頭女巫-梅琳娜”的身份去尋找一位擁有足以“改變時代力量的英雄”受賜,吸收盧恩的能力,成為王者。

當一切塵埃落定,黃金樹王朝一片欣欣向榮之時,

他們的神明“永恆女王-瑪麗卡”孕育著新的計畫,

那來自於她“稀人血統”的最初使命,

她從來都不曾忘記自己的初衷“如何讓交界地擺脫無上意志的控制”。

另外,需要一說的時,就在瑪麗卡四處征戰的同時,其他外來神祇也從未放棄過干涉交界地的意圖。

腐敗女生降下化身,但是被“流水劍士”封印於腐敗湖。

真實之母,也能就是殘存之神“熔爐百相”的化身之一,讓熔爐之力在瑪麗卡的孿生子身上顯現,並引誘他們效忠。

星月神祇以“滿月”與“暗月”顯現化身,分別選中“滿月女王”和“拉妮”。

力量足以匹敵“無上意識”的另一位神祇“癲火”和“使者三指”,選中了“夏波利利”以及流浪民族在交界地傳播。

再說回瑪麗卡,在王朝建立,再無戰事的那一天,她對自己王夫說到:

“我將剝奪你的賜福之力,我將驅逐你和你的戰士到無上意志碰觸的外域。

沒有賜福,你將不能歸樹,你會死去,但不會消散。

身處外域,你能不受眾多神祇的干涉,遠離一切變數”

我的愛人,當你以褪色者的身份再次復活,

請你原諒將做的一切,當你歸來,請再次來到黃金樹下,

無論你到時見到怎麼的我,

請你再次以“戰士”荷萊露的身份,替我完成接下來的計畫,

我將在黃金樹內,等待著你的歸來。”

在黑刀之夜的前夕,瑪麗卡與同謀的女子們,拉卡德、拉妮商議,

對義弟“黑劍-瑪利喀斯”的背叛,由“拉妮”竊出封印在“黑劍”中的“死亡盧恩”,也就是“死亡權能”或“死神神力”。

並聯合自己曾經的族人“永恆之城的黑刀刺客組織”,將死亡盧恩通過“黑刀儀式”注入到大王子-“黃金葛德文”體內。

注意的是,瑪麗卡的目的並非“用黑刀殺死葛德文”,而是類似於“用死亡盧恩修復艾爾登法環”,通過死亡盧恩的授予,結合“黃金葛德文”的大盧恩碎片,讓“黃金律法”中從新獲得“死亡”的概念。也就是說讓“黃金葛德文”變成擁有“死亡盧恩”的新神,接替自己,成為“完美律法”的新神。從而擺脫“無上意志”的歸樹法則。

但是,但是,這一切並未按計劃執行,葛德文並沒有“正確的死去”,再受賜死亡盧恩,成為“新神”或“死神”。拉妮早已是外神“滿月與群星”的神人,她將“死亡盧恩”一分為二,只給了黑刀刺客“一半的死亡盧恩”,葛德文只被殺死後,因為只有一半的“死亡盧恩”,只有肉體復活,而靈魂真的死了。拉妮則殺死了自己的肉體,復活了靈魂。並準備繼續實現自己的“群星時代”計畫。

瑪麗卡無論是出於對計畫的失敗,死王子的殞命,拉妮背叛的憤怒。她都是奔潰的,但反抗“無上意識”的機會只有這一次,箭在弦上不得不發,已經開始就不能停下。只能派遣黑暗中的女兒梅琳娜,以“指頭女巫”的身份,尋找其他的可能,尋找一位有可能擁有“改變時代力量的未來艾爾登之王”。

與此同時,在被放逐隔絕的史東薇爾城元“風暴鷹王”的墓地深處“侯王禮拜堂”,一名“早已死亡”的褪色者已然甦醒,本應等待他的指頭女巫,也被人殺死。

他孤獨的醒來,注視到來這盤,由眾多神祇、王者、英雄布下的“殘局”。

選擇,選擇,選擇你的神,選擇你的時代!

來源:bilibili 作者:畫說雷雷